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背歸鴻,去吳中

發佈日期:2019-12-23  來源:   班苑琴

當我於初秋坐上南下的綠皮火車時起,江南之於我,還是一種模糊的印象,是“沾衣欲濕杏花雨,吹面不寒楊柳風”,是“吳酒一杯春竹葉,吳娃雙舞醉芙蓉”,是“春水碧於天,畫船聽雨眠”是煙波迷濛的黑瓦白牆,在細雨中慢慢融成一團水墨,是杏花雨飄搖,輕輕地降落在厚厚的青石板上,是梧桐葉又大又寬,燈燭搖曳,離愁別怨不肯爬下案頭,是千種情思,萬般詩意。

初遇無錫,這裏的菜很多都是甜的,這不禁讓我一個北方人大為詫異,那種甜啊,不是一股腦兒都要顯露出來的甜,而是甜的悄無聲息,回味良久才些許咂摸出一點點鮮甜。無錫的甜還有八月的金桂,那又是另一種清甜,這種甜,在我騎車奔波於教學樓之間是聞不到的,也許這種香味只有清閒的人才能感受的到。我還喜歡無錫的橋,學校被長廣溪環繞,流水淙淙,自是造了各種各樣的橋,校園裏一共有三十六座橋,曲水流觴,精緻巧妙的橋掛在河上,同學們或匆匆而過,或駐足遠眺,或將鏡頭對準那一池睡蓮,或將朗朗書聲送給風聽……可當我為南方的豐盈綺麗而歡喜時,我也總想乘着風雪,於夜裏回到北漠。我總懷念起我的故鄉,我總懷念着那一望無際的原野,原野的盡頭,地平線託舉着淡紅色的夕陽,日日如此,原野上種着金黃的向日葵,雪白的莜麥花,深紅的高粱,還有蕎麥,土豆,小麥,玉米等等,諸色交錯,風來了,就靜靜吵鬧,雨來了,就輕輕嘆息。故鄉總有酣暢淋漓的大雨,總還在不盡興的時候降下一些冰雹,故鄉還總是早早入秋,藍天很高很闊,胡楊林漫延幾裏,草原碧綠無垠。我還總想念家鄉的冬日,萬物凋零,只剩灰濛濛一片,屋外大雪紛飛,屋內的火爐上熱熱地燉着一鍋奶茶,我裹在毛毯裏靜捧一本書來。

北方喜食葷物,喜吃麪,好飲酒。我最愛家中做的疙瘩湯,湯表面有金黃的浮油,翠綠的葱段,浮着大小、軟硬皆合適的麪疙瘩,再加上西紅柿,雞蛋,只需稍稍加些鹽就很好吃了,除了這個,我還很喜歡吃油糕,黃米麪作皮,紅豆沙或黑糖為餡,油糕炸制好都會鼓起來,整齊碼在豆綠色盤子裏,粘上白砂糖,筷子一戳就破了,咬一口是綿軟細膩的豆沙,或是順滑的黑糖,熱熱地吃進肚子裏,好像把一個冬天都裝了進去。

人在異鄉總是會懷戀起故土的温暖,彷彿身旁一切與故鄉相關的事物都能觸碰到內心最柔軟的地方:或飯食,或言語,或風景,或人情。如此種種,全都包含了故鄉的映像。之前我喜歡南方的秀麗多情,後來我經常想念家鄉的風沙,家鄉的荒山,想念那個一千八百公里以外亮着暖黃燈的小房間,想着那燈下孤獨遠眺歸鴻的父母。人在異鄉為異客,我既安於南方的温潤柔情,又時刻憶起北國的豪情逸致。在荏苒的歲月中,書寫着求學遊子千里之外的百種鄉思;在寶貴的年華里,積攢着不負時光不負卿的生命厚度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• 上一篇:食 憶

  • 下一篇:夢迴江都
    •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    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    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    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    郵編:214122

    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    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