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文化

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 文化 >> 正文

温暖是黃色的

發佈日期:2019-11-25  來源:   張冰雨

江南的秋天,要比北方來得晚些。晚上八點的車,從無錫一路向北,朝着家的方向奔波不停。暮色時分,夜晚顯得有些孤寂,只有馬路上昏黃的路燈星星爍爍,悄悄地照亮了歸路。高速路上的車比平時要多得多,許是親人的呼喚讓窄窄的道路停滯不前。我坐在車裏面,車窗倒映着我的臉龐,我卻彷彿看見了媽媽的面容,朝我笑着似的。

寂夜初遇如墨的夜色從房頂延展到天際。凌晨睡意沉沉,卻時常醒來,映入眼睛裏的是明亮的車燈,馬路上一輛輛汽車緊緊挨在一起好像依偎取暖,倒也沒有顯得那樣孤單。

早上迷迷糊糊地睜眼,天有些朦朧亮色。應該是離開了江蘇,枝椏上的枯葉,搖搖欲墜,不經意間在飄下。途中多了麥茬,少了河橋。

路上沒有行人,但是大地總歸甦醒過來,帶了幾分秋意,有些慵懶。從寬敞馬路到鄉間小路,一路舟車勞頓終於在自家門口停了下來。母親在門口迎接,滿臉笑意,眸子裏揉進了温暖。

又重逢。

離別這個詞,我是從高中的時候明白的,原來真正離開母親的時候,是高中的時候。因為從那時起與母親見面的次數就寥寥可數。從高中,到大學,再到以後工作,大抵都是這樣了罷。

她接過我手裏的包,拉住我的手,像小時候一樣牽着我走進屋裏。

院子裏堆着很多曬乾的玉米棒子,排得整整齊齊,泛着透亮的黃,瀰漫着收穫的氣息。媽媽從冰箱裏拿出冰凍了很久的玉米,應該是剛剛摘下來就挑出最嫩的貯藏起來,也可以貯藏起一份想念。

在樓上補了覺,醒來已經是下午。我出來搬了一個小凳子,就默默坐在她後面看她做飯。發現院落裏的柿子熟了幾個,黃澄澄的,在陽光的照拂下有些誘人。

媽媽看見我出神,笑而不語。“摘幾個,回頭帶回去。”我抬頭看看媽媽,又看看柿子樹,笑着迴應。

在故鄉的第一頓晚飯,在淡淡的秋意下開始。映着昏黃的燈光,飯菜顯得暖融融的,也有點甜甜的味道。木筷一道一道來回收放,從未停止,她看着我吃飯,那暖暖的光融進她眼睛裏的,是寫不盡的意味綿長。

吃過飯,我一人悄悄帶着小板凳爬上屋頂,村落的夜晚很安靜,還有些窸窸窣窣。看着小小村落,有些恍惚。隱隱約約聽見媽媽喊我下來洗漱。

後來我總回憶起那天的經歷,路途上的落葉、幽幽的路燈、曬乾的玉米、貯藏的玉米、熟透的柿子,這是秋天嗎?想來沒有那麼涼,因為這是温暖的顏色。

手機屏幕一下子亮了,坐在圖書館的我打開手機,是媽媽拍的柿子。

“柿子忘帶了。”

那就等來年的柿子吧。

閲讀( (編輯:宣傳部)

  • 上一篇:秋日滋味長

  • 下一篇:火車上的遠方
    • 點擊排行| 精華推薦

    技術支持:信息化建設與管理中心

    校內備案號:JW備170083

    地址:江蘇省無錫市蠡湖大道1800號

    郵編:214122

    聯繫電話:0510-85326517

    服務郵箱:xck@jiangnan.edu.cn